多边机构领导不好当,特朗普会挑谁接任世行行长?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自二战末成立以来,世界银行行长一直由美国人担任,且都由时任美国总统提名。美国是世行的最大股东。

资料图: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距离其任期结束还有近三年之际,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突然宣布,将在2月1日提前卸任。这将使美国总统特朗普获得挑选该职位候选人的机会,进而影响这一全球开发银行的资金调配。

金墉在周一(1月7日)宣布了上述计划。如果他待任期结束时再离开,特朗普只有在成功竞选连任后才有机会提名继任行长人选。

世行在随后发布的声明中称,金墉离开世行后,将加入一家专注在发展中国家进行基建投资的企业,同时他还将重返其30年前成立的一个卫生机构的董事会。

金墉在世行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他很荣幸能担任世行行长,世行致力于消除极端贫困。随着全球贫困人口的诉求提高,气候变化、流行性疾病、饥荒、难民等问题的规模和复杂性日益增长,世行的工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在金墉宣布这一决定后,特朗普表示了对他的称赞,认为他是一个“朋友”、“非常好的人”。

并非被逼

特朗普政府和行长金墉建立了密切的工作关系。2017年,特朗普的女儿兼高级顾问伊万卡与世界银行合作开发了一个女性创业计划,旨在为小型企业主提供超过10亿美元的融资。

伊万卡2017年4月将这一想法告诉了金墉,后者同意用快车道启动该项目。第一女儿涉足国际基金的举动也引来了监督机构的密切关注,他们认为这种做法可能产生潜在的利益冲突。

但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和金墉也在气候变化和对发展资源的需求方面存在不少分歧。

金墉曾推动多个绿色能源项目的融资,并基本放弃了对煤炭发电站的投资,但他避免了和特朗普政府发生直接冲突。后者将重振美国的煤炭业作为优先任务。上个月,世行还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把其用于应对气候变化的投资翻倍。

不过,路透社援引两名知情人士的话称,金墉的辞职是出于自愿,并非受到特朗普政府的“排挤”。

2012年,金墉获得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成为世行行长候选人,并最终当选为行长。奥巴马的这一提名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传统。以往的世行行长都是来自金融行业,但出生于韩国首尔、在艾奥瓦州长大的金墉则是学医出生。虽然医疗发展属于世界银行工作范畴,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金墉曾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并先后担任哈佛大学医学教授、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顾问、达特茅斯学院校长等。

2016年9月,世行执行董事一致同意金墉连任世行行长,其第二任期从2017年7月1日开始,任期5年。自上任后,金墉将世行的重点转至了吸引私人投资参与开发项目上。

谁来接任?

作为国际三大金融机构之一,世界银行拥有188个成员国。自二战末成立以来,行长一直由美国人担任,而且也都是由时任美国总统提名。美国是世行的最大股东。

这一惯例已经招致了其它成员国国家的批评,后者认为,世行的主要工作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因此需要来自其它地区的领袖的参与。世行成立于1945年,初衷是为欧洲重建提供资金,后来转而致力于在全球消除极端贫困。

世界银行的姐妹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其总裁则一直由欧洲人担纲。

另外,特朗普对多边机构的蔑视,以及对美国海外援助工作的质疑,也使他提名新行长的权威受到挑战。白宫尚未表示,特朗普是否计划提名新的行长或提供候选人名单。

但特朗普的决定无疑将对世行的资金调配产生影响。由于美联储加息以及贸易局势紧张,新兴市场正在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在去年6月30日结束的财年中,世行向发展中国家交付了近640亿美元的贷款。

前印度央行行长、芝加哥大学金融学教授拉加恩(Raghuram Rajan)表示,如果(世行)这些多边机构想增加其对全球其他地方的吸引力,那么美国和欧洲把持世行行长和IMF总裁的现状就需要做出改变。

拉加恩还认为,民粹主义的兴起以及围绕全球化的争论,增加了世行等机构领导人的政治压力。“即便没有必须是美国人的限制,在目前这种艰难的全球环境中,也很难找到优秀的人选担任这些职位。”

IMF前美国执行董事、前美国财政部官员索伯(Mark Sobel)则指出,巴西或中国等大型新兴市场国家提出异议的可能性比较大,他们一直在争取在多边机构中获得更多和经济规模相匹配的影响力。

“眼下世界对特朗普政府持怀疑态度,”索伯说,“如果他们推选出强硬派为候选人,可能会招致(其它国家)的反对和反感。”他补充道,候选人依然需要获得世行董事会的许可,因此更温和的美国候选人通过董事会投票的几率更大。

世行董事会周一表示,在金墉卸任后,世行首席执行官格奥尔基耶娃将担任临时行长,他们也将立即开始筛选继任行长的人选。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