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再不满加息也没用?美联储4名新票委有3人为鹰派

4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8年2月22日,美国华盛顿,美联储大楼外。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美股震荡下跌,美国经济明年可能减速,美联储货币政策面临不确定性的背景下,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明年的投票席位也将出现一些变化。

即将于2019年成为美联储投票委员的4名美联储官员是,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Esther George)、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以及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四人中只有布拉德为鸽派,其余均属鹰派。迄今为止,他们中大部分已经表示,支持美联储进行更多加息。

《华尔街日报》报道,乔治10月11日曾表示,美联储一直在追求的渐进式加息看起来是合适的,目前对联邦基金利率目标的设定处于其较长期预期水平以下。

罗森格伦今年10月1日称:“我认为,美联储政策制定者将可能需要逐步上调利率,立场从适度宽松转为适度限制。”

埃文斯11月16日讲话时指出,使联邦基金利率上调至既不刺激经济增长也不使经济增长放缓的中性水平“可能是我们的首要工作”。

布拉德自认为是美联储里“最鸽派的”。他在12月7日表示,“我不觉得我们目前处于计划进一步加息的位置。”

FOMC共有12名投票委员,其中8人为永久性投票委员,这包括7名美联储理事,外加纽约联储主席。剩下的4名投票委员由地方联储主席轮流担任。

即将在2019年卸任美联储票委的4名地方联储主席是: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Thomas Barkin)、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Loretta J. Mester)、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Mary Daly)。

尽管美股近期出现震荡,以及总统特朗普对加息不满,美联储在上周结束的议息会议上依然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2.25%-2.5%区间。与此同时,美联储官员目前预期,2019年将加息两次,低于今年9月三次的预期。

下调明年加息预期表明,金融市场的震荡可能已影响到美联储货币政策决策。不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其他联储官员一再强调,未来的货币政策决议将视经济数据而定。

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前三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折年率分别为2.2%、4.2%和3.4%。经济学家预期,随着减税对经济的刺激作用衰退,以及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失掉众议院或导致特朗普政府增加支出以刺激经济的能力受限,美国经济增长明年可能放缓。

高盛此前预期,美国经济增长明年将大幅放缓。“由于市场变得相当恐慌,我们预期美国经济(增速)明年年底将放缓至不到2%”高盛资深投资策略师Christian Mueller-Glissmann本月初接受CNBC采访时称。

数名美联储高级政策制定者表示,他们认为,联邦基金利率目前依然处于低位,足以刺激美国经济活动。他们希望,联邦基金利率至少要上升至中性水平。目前,美联储官员对中性利率的预期介于2.5%-3.5%之间。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