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债务危机”的巴铁能还上中国的贷款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新政府是否愿意推进这些所需的艰难经济改革——如果是这样,走廊仍然可以取得成功;如果没有,走廊无法解决巴基斯坦的所有问题。

8月14日,巴基斯坦拉合尔,当地民众庆祝独立日的到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刚刚赢得巴基斯坦全国大选的正义运动党(PTI)领导人伊姆兰•汗(Imran Khan)即将宣誓成为该国新总理。但这并不是庆祝的时刻,他就职后的燃眉之急就是解决本国的债务危机。

巴基斯坦官员正在制定由新政府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援的计划,这将是该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救助计划。据《金融时报》报道称,巴基斯坦的目标是获得最高为120亿美元的纾困。

不过,该计划尚未得到IMF的确认,IMF表示“尚未收到巴基斯坦基金安排的请求,还没有与当局就任何可能的意图进行讨论”。

如果IMF最终同意放款,将会是该机构第14次向巴基斯坦提供救助。IMF上一次于2013年向巴基斯坦提供53亿美元贷款用以缓解该国的财政危机。

巴基斯坦财政部称,本国2017-2018财年末的公共债务将达到24万亿卢比(约合2355亿美元),债务占GDP比重预计将最高达到70.1%,这一数据创近15年来的最高值,超过了《巴基斯坦财政责任和债务限制法》设定的60%最高临界值。

债务到期,还债困难,这一结果是巴基斯坦政府采取扩张财政政策、税基狭窄、出口不振、吸引投资不力造成的。根据巴基斯坦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财年贸易逆差激增55.46%。进口偏高和出口偏低使该国目前只有104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仅够支付两个月的进口。此外美元走强引发巴基斯坦货币贬值及外汇流失,今年以来,巴基斯坦货币卢比对美元累计贬值14%。

国际方面,有部分媒体称巴基斯坦深陷“债务陷阱”是由于来自中国的投资让巴基斯坦负债累累,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为巴基斯坦带来无法负担的债务压力。

7月11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西方媒体报道巴基斯坦外汇储备短缺或影响中巴经济走廊基础设施项目”一事表示,有关报道严重失实。走廊将按中巴双方达成的共识稳步推进,不会受到其他因素的干扰。

巴政府公告8月9日称,在巴外国投资逐渐萎缩的时候,中国对巴基斯坦经济施以援手,支持了巴基斯坦经济社会的发展,走廊为解决能源和基础实施短缺状况发挥了重要作用。走廊项目通过长期政府间优惠贷款或无偿贷款等融资方式融资,偿贷压力不会在短期内出现。部分商业贷款利率也属于正常范围之内,不存在超高贷款利率的现象。

巴基斯坦的债务危机并不是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开始才出现的,该国长期依赖外部援助。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数据显示,2001年以来,巴基斯坦共获得330亿美元的美国军事和民间援助。

巴基斯坦官员称,巴基斯坦加入美国的反恐战争已导致该国遭受12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和数万人的死亡。

奥巴马政府末期,两国之间的信任基础受到一系列安全事件的冲击,美国也开始逐步切断对巴基斯坦的军事援助。根据美国参议院通过的2019国防开支法案,美国可能会削减对巴基斯坦的援助,从10亿美元减少75%至1.5亿美元,因为巴基斯坦不再需要对该国境内的恐怖组织采取行动。

若巴方向IMF求援,救助条件或比以前更为严苛。作为IMF最大股东的美国已经给出自己的意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警告IMF不要向巴基斯坦提供贷款,偿还该国在基建项目方面欠中国的资金,并且试图向巴基斯坦施加压力,要求巴基斯坦公布其从中国获得的用于中巴经济走廊的570亿美元基建计划的贷款的全部细节。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31日回应称:“我想IMF在与有关国家开展合作的时候,有自己的标准和操作规则。”

经济学人智库(EIU)分析师马迪舍蒂(Kamal Madishetty)向《财经》记者分析,如果巴基斯坦向IMF寻求帮助,由此导致的公共支出挤压可能危及中巴经济走廊下的许多项目,并影响参与其建设的中国公司。

经济学人智库在一份报告中分析称,巴基斯坦向IMF的求助计划恐将由于美国和中国的政治原因无法最终达成,但中国可能将帮助巴基斯坦摆脱现在日益严重的外部经济风险。该智库还称,除IMF救助之外,巴基斯坦还可选择向商业银行和友好国家贷款、限制进口和发行国家债券等方式来补充资金。

重重隐忧之下,巴基斯坦已经开始探索其他资金来源。伊姆兰·汗提名的财政部长阿萨德·乌马尔(Asad Umar)8月13日对本国《黎明报》称,他认为求助于IMF是一种“后备选择”,只会在其他途径都已被探索之后才会尝试。

据《金融时报》8月14日报道,正义运动党不止一名高级成员透露,他们已经得到保证——未来几个月中国将会提供进一步贷款,作为补充巴基斯坦外汇储备的一种方式。中国已在过去一个财政年度向巴基斯坦提供逾50亿美元的贷款。上周,该媒体曾披露,沙特支持的伊斯兰开发银行(Islamic Development Bank)原则上同意向巴基斯坦提供逾40亿美元贷款。

马迪舍蒂说,对于伊姆兰·汗来说,IMF艰难的援助条件将让其在政治上面临两难处境,其雄心勃勃的选举议程需要高额的公共支出。在竞选期间,伊姆兰·汗承诺将投入公共资金,为全民提供医疗服务、对学校进行升级,以及扩大社会安全网。对比起来,中国的贷款条件并没有设定先决政治条件,且巴基斯坦政府可能会与中国政府谈判达成新的协议,允许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借款推迟还款,并有可能重新构建这笔贷款。

未来巴基斯坦是否具有持续的偿债能力取决于中巴经济走廊带来的经济增长潜力和税收。2017年7月, IMF发布《巴基斯坦:2017年第四条款磋商工作人员报告》指出,中巴经济走廊项下的投资将帮助巴基斯坦缩小电力供应短缺,改善能源结构,并在未来七年带来总共130亿美元的经济增长。报告同时还指出,要想获取走廊投资项目对经济转型的潜在收益,同时维持外部稳定性,巴需要出台更多支持性政策措施,在增加外汇储备、提振出口、使输配电行业摆脱亏损和压缩财政开支等方面作出努力。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的中国-巴基斯坦关系专家斯莫尔(Andrew Small)告诉《财经》记者,最大的问题是,新政府是否愿意推进这些所需的艰难经济改革——如果是这样,走廊仍然可以取得成功;如果没有,走廊无法解决巴基斯坦的所有问题。

新领导人的政策是否连贯起到了关键作用。伊姆兰·汗是中巴经济走廊的坚定支持者,并表示将借鉴中国的发展路径在巴基斯坦消除贫困——他在今年竞选时候说,希望改变巴基斯坦,让巴基斯坦经历像中国那样让数亿人口脱贫的巨变,要把巴基斯坦变成一个福利国家。此外他借强硬的反腐立场赢得了大量支持者,他承诺要给选民带来一个全新的巴基斯坦。他在竞选集会上号召:“是时候站起来拒绝腐败的政党了,他们蚕食了所有的资源,导致国家破产。”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